大荔文学 > 清新散文
+

小姨

2019/12/14    作者:拜都莲    来源:同州网    阅读:160

小姨

小姨去世有十多年了,我们与姨夫家的往来淡了也有五六年了,前几天,我在村里遇到小姨的小儿子,便想起小姨,就想写写小姨――一个简单平凡的女人。

小姨其实是老公的小姨,公婆兄妹五人中的老三。她上有两个姐姐,下有两个弟弟。是兄妹五人中最温良和善的一个。

小姨是一位普通农妇,勤俭节约,自力更生是她的持家之道。小姨夫是一位民办教师,赶上国家政策变化,最后收转为公办教师。对小姨一家来说,这是一件幸事,却也是不幸的开始。

小姨有两个儿子,相差三四岁,我嫁到夫家时,那小儿子已经有四五岁了。我因为性格的缘故,不习惯和生人说话,入得夫家门,便如同哑巴一般封了口。夫家人对这一点很不满,尤其他家有几个厉害的亲戚,甚至于当面质问你,强娃媳妇,见了人不问不对吧?你这人民教师咋当的?那些亲戚进门后,你给端水倒茶时,他非眼巴巴盯着你,等你开口叫他一声!每每如此,我就更张不开嘴了。问候亲戚在我甚至已经成为一种困扰,为了避免尴尬,每每他家来亲戚,我就不出自己房间,我既不愿接待亲戚,也不愿走访亲戚。这让夫家人很不满。

然而,在这么多的亲戚中,我独独不怕见小姨,我也喜欢去小姨家做客。就像回我生长了二十多年的家一样,没有隔膜,没有客套,没有拘束感。

我在夫家的日子其实并不多,除了两个长假和农忙季节,其余时候都在单位上班。在夫家所有亲戚中,我见小姨的机会也并不多,除了我去她家拜年。小姨总是很忙,走亲访友什么的似乎都是姨夫的事,然而小姨和夫家的联系却是我所以为的最紧密的一个。

那时姨夫在村里教学,田里的农活基本都是小姨在忙碌。小姨家地里多种蔬菜,时不时的,小姨就会让她那俩孩子过来送蔬菜给她大姐,那时我夫家生活节俭到冬天基本都是白菜萝卜炖着吃,这让我觉得很苦,每每小姨让孩子送来新鲜蔬菜,我都觉得特温暖。

小姨属于极朴素的那种农村妇女,这种朴素,是由内而外的,它不仅体现在相貌,衣着,更体现在精神风貌上。每次看见小姨那温暖融人的笑容,我总在想,这女人,该有多知足于她当下的生活啊!

每年过节走亲戚,在我如在劫难逃,然而去小姨家拜年,我却无有心理障碍。逢年过节去小姨家,小姨总在厨房忙碌,两个小孩给小姨帮忙,或烧火或倒水或端菜,姨夫则主要负责陪客,姨夫为人朴实,待人诚恳,小姨话不多,然而她温暖的笑容特别能感染人,让你觉得无需多言,真诚自在,亲情自在。小姨家的两个孩子从不喧闹,以至于我在赞佩他们良好家教的同时,怀疑他们的家教其实就是小姨夫妇无言的感召。我那时是觉得小姨一家其乐融融,令人羡慕。

就这样,小姨夫认真教学,两孩子努力读书,小姨辛勤耕作,当我们所有人都习惯了这种幸福模式时,不幸突然降临。小姨突然去世,就像维持温馨和谐的那个平衡点被突然抽走,所有与这个家有关的人,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温暖。

在我看来,小姨的体质一直不错,除了那点头痛的顽疾。我猜小姨的头痛病是月子里落下的,就像亲近的人认为我的头痛是月子病一样。无论究竟怎样,病根是落下了,一辈子的头痛。有这种病的人,总是觉得头部寒冷,一年四季,除了夏季,帽子总是不可缺的。因此上,我印象中的小姨,头上总是有毛线帽子或者村妇的帕帕。而小姨走的那天,正是三伏天,她在田地里喷施农药,突然晕倒在地,一药罐子农药倾倒而出,撒洒在了她的身上,小姨就那样倒在烈日下,倒在农药熏蒸的田地里,不知道过了多久,旁边田里的人发现去喊她时,已没了气息。我不知道小姨是被什么夺去了性命,那天的毒日头,那罐子农药,劳累,还是别的什么疾病?我们终究是不知道。

小姨入土为安之后,小姨夫的精神一度出现问题。再后来,小姨夫续弦,夫家和小姨夫的关系渐渐疏远。

我知道,家里人在小姨过世这件事上绕不过弯儿,人往往如此,无法接受痛苦时,便要为痛苦找一个宣泄口,姨夫便理所当然成为众矢之的。

尤其是后来姨夫续弦之后,那位续弦和小姨生前待遇的对比,更让亲人心中隐痛。小姨生前长年务农在家,衣着简朴,灰头土脸,而续弦的那位不事农作,光鲜亮丽,人前人后小姨夫总带着续弦,出双入对,形影不离,而小姨生前不是田里就是家里,极少出门。小姨过世后,公婆姐妹俩整理小姨的衣服时,内心酸楚,说竟拿不出来一件像样的衣服。

再后来,为着一些琐碎的礼节问题,小姨的娘家人与姨夫一家便愈加隔膜了。所幸,无论外人怎么挑刺找事,姨夫和他的两个儿子过得还好,我想,这才是小姨所盼望的。

当小姨一家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,我却常常想起小姨,那个简单平凡的女人。

一个女人,愿意为了家人,一辈子埋头在家,一心务农,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,乃至生命,我们这些旁观者,又有什么资格非议呢?

一个女人,再简单,平凡,朴素,却撑起过一个温暖的家,给了她的孩子们健康成长的可能,她像春日之阳,温暖过每一个靠近她的人,正是这样的普通人,撑起了我们这个世界,让我们学会爱,懂得爱,愿意为亲人付出爱。

怀念我的小姨,一个普通,平凡,朴素,至简的女人。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
同州网(www.tz269.com) © 2011-2019

陕公网安备 61052302000130号

陕ICP备12004143号-1
【电脑版】  【回到顶部】